R.M.

等了多久 忍过青春 却憎恨别人奋不顾身

【伪剧评】无题——论靖苏的不可替代性

  
个人见解,不喜右上
  
起因居然是围观拆家讨论靖苏有多么可惜……不认同的地方太多,索性趁着这两天的空闲写写对这对couple的认知,想到哪写到哪的无逻辑党,随时修改的无节操党(。
 
剧版三刷完毕原著补完

1.梅长苏与林殊的兼容性

——靖王心心念的是林殊,不是梅长苏。

的确如此。如果将这两人割裂来看,靖王对林殊情深意重,十三年念念不忘;对梅长苏动辄冷言冷语,旁人都觉得过分。对比鲜明,知晓殊苏真相的蔺晨几番看不下去,让梅长苏不要再管,可惜没有后文。

为什么梅长苏坚持辅佐靖王,不惜牺牲自己?

很简单的原因,他就是林殊。

正因为是林殊,才会坚持重翻旧案,将自身赌上为赤焰雪冤,也正因为是林殊,他坚信萧景琰同他一样,愿意为翻案付出任何代价。

靖苏不可替代之一:对彼此毫不犹豫的信任。

这是两人最吸引我的,也是贯穿全剧的基本条件,有他们对彼此的信任,琅琊榜才能演下去,中间有一点点怀疑,全局必然崩塌。庆幸的是他们十几年相处对彼此的了解支撑起了这点,也让沉冤最终得雪,真相大白天下。

从两人角度来看这份信任的话,苏对琰的毋庸置疑且相当明显,琰对苏的,则是隐晦的多。

梅长苏对萧景琰,说一开始完全没有怀疑那是不可能的,他也在赌,赌儿时玩伴那份赤子之心更改与否。相信没有靖王他一样可以达到最终的目的,虽然那样会艰难的多——这是那场博弈中的输面,智谋如梅长苏同样有犹疑不定的时候。而最后他赢了,在靖王坚定的一声声“要查”里,在那句“纵然七珠加身荣耀万丈,又有何意趣”里,他确定了萧景琰对正义的坚持对旧人的怀念,意外收获琰琰对小殊的念念不忘。

说是意外。打个比方,分隔十三年,谁还能确定旧友还记得自己?即使是竹马竹马一起长大,分开几年都难记清面容,萧景琰与林殊分离十几年,对后者捻衣角和拔剑的习惯都记得一清二楚,无形中也加深了苏对琰的信任和坚定将他推上皇位的决心。

前文说萧景琰对梅长苏的信任隐晦的多,因为能体现这一点的,除了两人相认之后的“先生与我如同一人”,唯一能见证这点的就是历经厮杀的九安山,猎宫前的惊心动魄,有这一条就足够了。

九安山之时,萧景琰还没有确定梅长苏的身份,虽然他对此抱有怀疑,但是并不确定,或者说他自己不愿相信。倒不是说他看不起梅长苏,即使一开始是这样,但是随着两人的深交,琰琰也逐渐觉得苏先生与阴诡之士大有不同。他不愿相信的,是林殊变为梅长苏所可能历经的苦痛和折磨,自己待若珍宝的人,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?

不确定身份,在理智上,琰琰也告诉自己两人没有什么联系,拔剑那一场起了疑心,也促成那句“苏先生也不能有事”,这里暂且是情感占了上风,但在后面,道别之时那句“母妃和你都在山上,我一定会回来的”(台词大意)

这是什么?接近赤裸的表白!琰对苏的信任在此显露无疑,将他和母妃放置同一高度,将不能出任何差错的九安山交到他手里,比之之前私炮坊那次,态度变的可不止一点两点。

除开这条,最容易对琰苏之间信任起疑心的,无疑是割铃断义那一场。

“我萧景琰今后何去何从,就不劳梅宗主费心了!”

这句话除开表明立场,更多的是赌气的成分。这点在陡然改变的称呼上可见一斑,他之前什么时候叫过梅宗主?摆明了划清界限,这倒不像君臣绝义,更像是友人绝交或分手(划掉)。

换句话说,我这般相信你,你却这么对我?

因为信任之深,在误以为对方态度有所改变时才会气急,如果一开始琰对苏就没有抱期待,在这段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。

TBC

评论(8)
热度(26)

© R.M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