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M.

等了多久 忍过青春 却憎恨别人奋不顾身

[诚台]臣服(上)

*诚台双A设定


 

  明台牵着一个女孩子。
  
  略施粉黛,笑意甜美,每一丝发梢都洋溢着Omega气息的女孩子。
  
  他们十指交握,以一种亲密的姿态窃窃私语,明台略挑着嘴角,晦暗的灯光下他看起来不羁又英俊。女孩子娇笑着,时不时娇嗔的跺脚,细白的指尖在发尾卷啊卷,上挑的眼角里明明白白的暗示。
  
  
  明诚随着明楼走下台阶时,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。
  
  “这小子。”明楼笑骂,脱下外套递给阿诚,“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他了。”
  
  管教?明诚哂笑一声,服从Alpha是Omega的天性,他和明台从来都不存在这种可能,明里暗里的争斗,谁都不肯让着谁。
  
  一恍眼已经换了一首曲子,身边的人大多牵着舞伴滑下舞池,步履交错间衣香鬓影,明楼半揽着汪曼春的腰,在她耳边轻声说了什么,引得汪处长掩唇轻笑。
  
  明诚不动声色,尾指摩擦高脚杯的边缘,与身边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——眼角余光一直追随着明台,少年长身玉立,牵着女伴笑意盈盈,却装作不经意的往这边瞟了好几眼。
  
  挑衅?
  
  是了,前几日敷衍了这小祖宗好几回——一开始还能忍着,次数多了就噘着个嘴,毫不掩饰的孩子气。
  
  明台是只刺猬,可在他面前袒露的永远是柔软的腹部。
  
  “失陪。”
  
  
  灯光骤然昏暗,欢快的曲调被懒洋洋的拉长,一直和她作势相扣的那只手不见了踪影,女孩子佯装焦急的四处张望,心底却忍不住大笑出声。
  
  她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,可看明台用装腔作势掩饰情绪实在是人生一大乐趣。
  
  难得抓到他把柄。
  
  
  这边晌曼丽暗自得意,那边避光的角落里却在撕扯纠缠。
  
  乱糟糟没有章法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,从有力的下颔到锋利的眉骨,最后一下下在鼻尖上轻舔着,像只讨不到主人欢心的小狗。
  
  “阿诚哥”那人闷闷的喊,把他抱的更紧,身躯相贴,气息横冲直撞的交融着。
  
  “淘气。”明诚反手抱他,顺势在他脸上轻啄一口。他比他略矮些,明台老驼着背,看起来也不甚分明,此刻全部凸显了出来,引得明台发笑,故意踮脚,试图用下巴蹭他额头。
  
  “尽胡闹。”明诚轻斥一句,也忍不住笑起来,低头咬他锁骨,明台皮肤娇嫩,留下一块不甚明显的红痕。
  
  “疼——”明台软糯糯的拉长调子,语气里却不见半分恼恨,狡猾的紧。
  
  “我看你才是虚张声势。”
  
  “啧,想试试?”
  
  “有何不可?”
  
  
TBC

  
  手滑重发orz

评论(6)
热度(61)

© R.M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