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M.

等了多久 忍过青春 却憎恨别人奋不顾身

[诚台]臣服(下)

*诚台双A设定

前文走主页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还真的就是虚张声势,惯来的,明台的气势只在没有人管他时最足,小老虎张牙舞爪的恐吓别人,看在明诚眼里却是不由得好笑。
  
 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明台的弱点。哪怕是天生强大的Alpha,也难逃外界对自身的影响,这种影响是不可预计的,之于明楼明诚是长姐幼弟,之于明台却是不可救药的心软。
  
  看似不怕天不怕地的小少爷,心软的像一团棉花。见不得旁人不好,到头来最受折腾的却是自己。
  
  哦对,还有他。
  
  明诚叹口气,怎么就摊上这么个祖宗。
  
  可回头想想,自己招惹来的,也怪不得谁。
  
  阿诚初来明家时,明台也才五岁,小小软软的一团,架子倒是摆的大,对阿诚爱理不理,只指挥他给自己泡奶拿饼干。
  
  阿诚照做,极听话的样子,却是悄悄藏了鬼心眼,偏不给小少爷拿合心意的口味,小家伙生气时就作出拙笨的样子。到底是耐心不足,明台也渐渐不耐烦使唤他,转而继续折腾明楼。
  
  明楼也忙,学业正紧,有心照料幼弟也难挤出时间,明台就常常自己同自己玩,拿着木块堆来堆去,隔一会儿看一眼站在墙角的阿诚,眼神清澈的让阿诚汗颜,暗自后悔耍心眼欺负他玩。
  
  不知怎的就玩到了一起,两人熟稔了明台才得意洋洋的传授他制服大哥大姐的经验,不外乎怎么撒娇怎么耍赖。阿诚哭笑不得,揉一把他的脑袋叮嘱着别乱动,继续往脏兮兮的小少爷身上撩水,力道却不由的重了几分。
 
  还真当他多么依赖自个儿呢,原来是耍的小手段?
  
  “想什么呢”说着腰间就被掐了一把,明台懒洋洋的踢他,“还做不做了?”
  
  小娃娃长成了半大少年,身躯青涩柔韧。明诚不自觉咽了咽口水,方才纠纠缠缠两人都撩了一身的火,此刻在床上倒是不紧不慢起来,也不顾明台斜眼乜他,握起脚踝亲了一口,还变本加厉的舔了舔。
  
  明台倒抽一口凉气,作势要踹他,却被拿捏的动弹不得。脚踝被掌控着,身子已软了一半,猫一样哼哼唧唧的到处乱蹭。
  
  简直丢尽Alpha的脸面。明台暗啐自己,却是控制不住的迎合上去,那人顺着足尖舐下来,在贴近敏感处时堪堪停步,不紧不慢的擦拭着手指。
  
  “小少爷可真会享受。”
  
  他一贯会享受。
  
  明台分化时是由阿诚作陪的,用意不言而喻——没有比阿诚更好的人选,明镜暗自思忖着,珍而重之的交待他一番,明楼似笑非笑的围观了一场,倒是把阿诚闹了个大红脸。
  
  明镜或许看不出他的想法,但那点心思在明楼鹰隼一般的眼下无所遁行。好在明楼向来秉持看破不说破的原则,没有将他暴露,只是在明镜匆匆出门后折起报纸,意味深长的一句:
  
  “好好待他。”
  
  后来的事却是个意外了。他和明台互相撕咬了半晌,真真切切的撕咬,身躯遍布齿痕。两人互不相让的对峙着,气息激烈的冲撞,初生Alpha到底敌不过身经磨练的明诚,气喘吁吁的败下阵来。
  
  “累啦?”他凑过去讨好,指腹在明台腰上按揉,明台闷哼一声,一口咬在他脖颈上,明诚也不吭声,任由他泄愤一般咬着,齿关磨合着皮肉。
  
  明台还是舍不得他的,阿诚这样想。脉搏跳动的剧烈,明台松开他,却突然在他鼻尖舔了一口。
  
  “这是你欠我的。”
  
  活该欠你的,阿诚腹诽,把小少爷抱的更紧了一些,气息沉缓的交融着,互相试探触碰。明台管不了那么多,一番折腾下来他早就没什么精神,埋在明诚肩上,呼吸平缓下来。
  
  “先别睡。”明诚拱拱他,“亲一口?”
  
  小少爷哼了一声,嘴唇贴上来,任由舌尖钻进去翻卷,满口的血锈味,阿诚也不介意,一点点的亲着他,像是亲着最珍重的宝贝。
  

 

全篇外链

 

END

评论(7)
热度(66)

© R.M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