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M.

等了多久 忍过青春 却憎恨别人奋不顾身

【诚台】无法预知的事件之一(上)

Summary:明台变成了一只猫,在他自己都不知情的情况下。


一.



明台在地上撒泼打滚,他向来擅长这一点,但这次尤为不同——他没有因明楼的允诺结束哭闹,而是继续,这可不是什么正常的行为。明楼和阿诚对视一眼,当机立断,一个去通知明镜,另一个试图将明台从地上拖起来。

阿诚回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,明楼梳的齐整的头发乱成一团,高级的呢子外套也开了道口子,这不是重点,重中之重是趴在那里的明台,手指蜷缩着,一脸故作的凶相。

“明台?”

“——喵?”

明镜也看不出这是什么毛病,于是苏医生挟着药箱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,照样的束手无策——明台可不是听话的主儿,跳起来蹿得飞快,阿诚眼疾手快,也只揪下一片衣角,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。

“这个,”苏医生有些为难,不安的搓着手指,“是一种奇怪的并发症……”

明镜并不关心究竟是什么状况,她只关心明台的安危,目前看起来没有解决的办法,只得让阿香拿着诊金送客,苏医生如蒙大赦,溜号的速度丝毫不输方才的明台。

“我去给同学挂个电话,”明楼略一思索就下了决断,“大姐放心,明台不会有事的。”

明镜还有事要忙,阿诚被留下来照顾明台,或者换个词,捕捉,天知道那家伙躲在哪里,阿诚头疼起来,却不得不认命去找,明楼书房,客厅,明台的卧室,甚至壁橱——都不见踪影,明台像是凭空蒸发了。

这可不行,明楼扣起工资来从不手软,阿诚挽起袖子,最后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捉到了那只猫,不,明台,正窝在阿诚床上,四脚朝天睡得正香的明台,缺了一角的衬衫翻卷上去,露出白白的肚皮。

阿诚恶趣味上来,照着肚皮戳了几下,一鼓一鼓的,明台喵嗷一声跳起来,警惕的四处张望,在瞄见阿诚后陡然放松下来,拿握成拳的爪子搭阿诚的肩膀,亲昵的蹭来蹭去。

变故陡生——说时迟那时快,明台整个人扑了上来,阿诚闪避不及,也舍不得躲,结结实实的做了人肉垫子,明台长的高,这几年被喂的结实,比明诚重上不少。两人都呲牙咧嘴,一个被压的,一个嫌硌得慌。

这样尴尬的场景持续到阿香推门进来,端着一盅鱼汤目瞪口呆,明诚被压的腰眼发麻,好容易爬起来,搬开那个埋在他颈侧打呼噜的脑袋,揉着腰心情复杂。

按理说,小少爷生出猫的习性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——明家还供得起鱼汤,可以这异乎寻常的黏人性子,不好解决,不好解决,阿诚很久没有遇到这样让人抓狂的事,上一次还是和明台出门,被他哄着付了全部账单。

当然,这是心甘情愿的,阿诚不愿承认他有被美色所诱的嫌疑,即使“美色”毫无自知,低头细白的脖颈和交叠的腿弯,甚至露出的那一截脚踝。无一不考验着阿诚作为特工的耐性,在明台面前,他所经受的训练像是个笑话,当然,也只在明台面前。

我真是拿他没办法,阿诚无奈的想,陷入低迷的情绪里,他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抱起那只猫,用指骨揉捏那双挺立的猫耳。

——猫耳??

明诚后知后觉发现明台有了什么不一样,也是方才让明镜失声尖叫的原因,两只三角形的猫耳看起来如此自然,灵活而柔软,它甚至是温热的。这没什么不对,如果它不出现在明台头上的话。

明台咕哝一声,明诚的揉捏让他舒服极了,可是突然停止供应——他当然要传递他的抗议,潜意识里明台觉得面前这个人类不会拒绝他,任何要求皆可满足。那他当然要享受福利。

明诚心不在焉的揉着明台的耳根,手感非常好,丝绒绒的蹭着他的掌心。可他正担心的不是这个,既然有耳朵的话——

眼前的猫儿懒洋洋的瞇着眼,明诚趁他不注意,手擦过肚腹,往皮带扣伸去。

黑色的长尾“唰”的一声跳出来,神气活现的左右摇晃,阿诚目瞪口呆。

“这以后可怎么买裤子??”


二.


比起裤子,更应该担心的是进食问题。

求助苏医生无果,明楼的同学也给不出有效的治疗方案,关心则乱的明镜直接去找了位兽医,给明台列出全新的食单。

鱼汤是必不可少的,一个敞口碗,装着奶白的鱼汤,成了明台的饭碗,在历经两次蹭的满身鱼汤后,喂他的任务就落到明诚头上。反正不是第一次,明楼幸灾乐祸,没人比他更清楚明台有多难搞。

明诚狠狠瞪他一眼,无济于事,他家的猫儿正等着喂食,饿得咪咪叫。明台难得的乖巧,全在求食时派上用场。明诚拿他无法,被又推又蹭的坐到沙发上,那碗鱼汤握在手里差点洒出来。

明台才不管这个,欢呼着趴上阿诚的膝盖。鱼汤一勺勺往嘴里送,溢出的汤汁被细心的擦拭干净,再也没有比这更愉快的服务了,明台开心的想,选择用亲近来表达他的欢欣鼓舞。

“啵”的一声,明诚彻底僵硬,他以为明台只会像之前很多次一样(只是在他变成猫的这些天里),亲昵的蹭他脸颊,他也很乐意和小家伙亲近,就放任着他。万万没想到——触感真实,明台只是轻轻一碰便放开,倒像是他多虑了。

他知道这个举动对目前的明台来说没有半分旖旎含义,他只是只猫,无忧无虑——

“调皮的小家伙。”



TBC



评论(5)
热度(75)

© R.M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