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.M.

等了多久 忍过青春 却憎恨别人奋不顾身

【诚台】交谈(外一篇)

(背景是明楼和阿诚的一次谈话

时间线设定为明台离开之后)

Summary:明楼同阿诚交谈,请他真正的离开明台。

“坐,”,阿诚颔首,屋里点着盏灯,明明暗暗的。

明楼甚少会对他这般客气,或者说他们之间很少有这样相处怪异的时候。无论是作为兄弟,或者战友,青瓷和毒蛇的步调总是出奇的一致。

“阿诚,”气氛静默半晌,明楼才开口,不容置疑的语气,从来就是这样,多年的相处也无法消除的生疏,而不像他和另一人一样——阿诚闭眼。

偏偏明楼提起那个他最不想听到的名字:“明台离开了,你打算如何?”

“我能如何?”阿诚反问的很快,下意识一般语气平稳,“大概,会时常想他的罢…

…”

余下的话语吞在沉寂里。

“想?”明楼拔高声音,语气带上了质问,却又很快消弭,化作叹息,“如今大姐也去了……”,说到大姐时几不可闻的哽咽,很快又压下去,“你,你打算如何?”

又一次质问,阿诚听得出来——索性开诚布公:“以后怕是不能见了,”他顿了顿,“明台。”,指尖攥紧衣料,那种感觉又一次蔓延上来,将他淹没。他以为很多年前就消失了的感觉,无边的空寂,和巨大的孤独。

明台是它们的通关密钥,而他的离开触发机关。

“你当我不知道,”明楼冷笑一声,“你们在家里胡天胡地的时候,想过今天?”

明诚脊背挺的笔直,内心翻江倒海,他知道明楼知道,没有什么能逃过毒蛇的耳目。只是,难以置信,明楼今天才提出来,在他已经失去明台的时候。

“我不知道你们在作弄些什么——”

“什么都没有,”阿诚直视他,语气平静,“一时的亲近,没有什么分不开的。”

“你主动的,还是明台?”

“我。”

回答的又快又急,找不出破绽。

“你还回护着他。”

“先生的吩咐。”

“我可没有要你护到床上去!”明楼猛的拍桌,片刻又恢复冷静,“你保证,永远不见他?”

“我保证。”

“出去罢。”,像是叹息的一声。

阿诚鞠躬,后退着转身,带上房门。

曾在无尽黑暗中点亮的一星灯火再次熄灭,而他没有再点亮的机会,且必须继续走下去,磕绊也罢,险阻也罢。

直到再次握住那双手。

(外一篇)

他从来都没想过还有再见的可能性,再已经过了这么久,久到记忆模糊,他已经记不太清大哥大姐的模样,甚至曾与他肌肤交接,亲密到每一寸都贴合的明诚。

阿诚哥,他默念这个名字,像是在默念什么密码,而那个瘦削英挺的人,放下皮箱,冲他张开双臂。

他毫不犹豫的扑了过去,像是很多年以前的第一次见面,他坚持抱着阿诚,觉得小哥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。

最终如愿以偿,那双眼睛开始注视着他,逐渐有了他的倒影。在他成年的那一年,那双清亮的眼因他而润湿迷乱。

“明台,”他喃喃的吻他,一点一点,遍及全身,从还未褪去稚气的眉眼吻到圆润的脚踝,最终一个轻吻落在他的眼皮,含住睫毛。唇舌温软,舔去他眼角渗出的泪。

宠爱无师自通,明诚是他最好的导师,从青涩的启蒙,到久别重逢后迫不及待的纠缠,他一点点教会他,自己爱如珠宝的皆交付与他。

“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了……”

“我知道。”

于是一个吻落在侧腰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没有逻辑的段子,弄成了四不像ojz

无耻的打个tag

评论(1)
热度(22)

© R.M. | Powered by LOFTER